正文_第6章 冰与火的相融 - 我的合租情人

正文_第6章 冰与火的相融

第6章 冰与火的相融 洪逸把东西放下,就发现周格格盯着自己,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。 “你看什么?”洪逸纳闷。 “啧啧……我才出去这么一会儿功夫,你就……你就……咦……恶心死了……”周格格说到这里,突然把手里的相框给丢出去老远,并使劲的搓了搓手。 洪逸都快抓狂了,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? 难道看不出那上面的白色斑点是牛奶么? 男人的那个东西,是这个颜色么? 看到洪逸的脸一阵红一阵青的,周格格突然露出了俏皮的笑颜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 “逗你呢,我知道这是牛奶,嘻嘻,太好玩了。”周格格笑得花枝乱颤,那优美的声音如同是天籁一般动人。 洪逸摸了摸鼻子,尼玛,这妞调戏自己调戏的上瘾不是? “我实在累的不行了,我去洗个澡,你帮我把床收拾收拾,好不好?”周格格伸了一个懒腰。 洪逸一瞥眼,刚好目睹了周格格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,以及那腰间隆起的不怎么高的双胸,禁不住多看了一眼。 “喂,你看什么?”周格格嗔道。 “没什么……”洪逸笑笑。 “还说没看什么?从那个服装店出来的时候,你就盯着人家这里看……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周格格嘟着嘴喝道。 “我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洪逸连忙分辨道。 周格格瞪眼,突然看到林奕岚卧室的灯是亮着的,便指了指她的房间,问道:“她回来了?” 洪逸点点头。 “那你跟她说了没有,我要搬进来?”周格格又问。 “还没说。”洪逸摇头。 “我不管,反正我东西都已经买了,不管她是否同意,反正你这里我是住定了!”周格格表现的跟一条癞皮狗一样,说出来的话,俨然是把这里当成她的家,她才是这房子的主人。 说完这话,周格格又伸了一个懒腰,拿起那一袋子化妆品,起身朝着洗手间中走去。 不一会儿功夫,洗手间中传来淋浴的声音。 洪逸左右无事,替着这妞把床铺好,随后打开了电视,漫无目的的看了几个节目。 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,周格格这才从洗手间中走了出来。 洪逸顿时感觉眼前一亮,看向周格格的时候,眼神中也是多了几分别样的味道。 此时的周格格,就好像是清水出芙蓉一般,靓丽动人,相信只要是个男人,都会她的姿色而倾倒。 最让洪逸感到震惊的,是周格格那一对饱满的双胸,看起来不大不小,刚刚合适。 再看她的臀部,也是那种恰到好处的类型。 可以说,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,都极其符合洪逸的审美标准,也是他心目中,当老婆的首选女人。 很显然,在这之前,周格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特意把自己的双胸给束缚起来,所以才显得有些小。 “我漂亮吧?”周格格微微一笑,还特意摆了一个造型,那神态中有着几分挑逗的味道。 洪逸咽下一口口水,这妞一而再再而三对自己抛媚眼,要不要把她给扑倒算了? 那样的话,她就真的成了自己的老婆了。 正这样想着,电视上突然插播了一条本地新闻。 “最新消息,滨海市两大不明组织于今日在南京路发生冲突,双方伤亡惨重,警方已经控制了现场,具体原因正在调查。” 听到这条新闻,洪逸定睛一看,发现被抓的几个犯人当中,刚好有那个贼眉鼠眼的小青年,禁不住的就朝着周格格看去。 周格格突然瞪大了眼睛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啊?他们是黑社会呀,太可怕了。” 说完这话,周格格连忙转过了身子,继续道:“呃,我累了,先休息了。” 洪逸看在眼里,倒也没有去问。 第二天早上,洪逸起床后来到餐厅,却是看到了让他感到震惊的一幕。 只见周格格和林奕岚坐在餐桌的座位上,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,仿佛是多年没见的亲姐妹一样。 如此融洽的画面,让洪逸瞪大了双眼。 在洪逸看来,这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,一个是冰山,一个是火海,按说应该是水火不相容的。 怎么自己睡个觉的功夫,她们居然会相处的如何之好? 看到洪逸出现,林奕岚收敛了笑容,给了他一个白眼,低下头小口小口的吃着早餐。 “姐姐,真的很抱歉,昨天没有经过你的同意,我就擅自搬进来了。”周格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 “没关系,我和……他住在一起,还不够生气的,现在你搬进来了,我也不至于寂寞。”林奕岚浅浅的一笑。 洪逸摇摇头,女人的心思,真是没法琢磨。 不过,看林奕岚的意思,今天是不可能搬走了。 原本,洪逸还想和周格格单独相处,并趁机好好培养培养感情,让她做自己的老婆。 现在林奕岚又不想走了,这就不好发展了。 吃完早饭,林奕岚就匆匆的跑去上班了,至于她是什么工作,洪逸并没有去问,那是人家的私事,他也没有心情去打听。 “洪逸,你今天干什么?”周格格凑到了洪逸的身边,笑嘻嘻的问道。 “打算去找个工作,总不能每天这么闲着无所事事吧?”洪逸微微一笑。 “去哪里找工作?”周格格八卦的问道。 “当然是人才市场了。”洪逸说完后,就麻利的换好了衣服,打算出门去了。 “嗯,祝你工作顺利。”周格格微笑着摆摆手。 从楼上下来,洪逸向着公交车站台走去。 然而,刚刚行进了没有多远,洪逸就感应到有人在跟踪自己。 洪逸已然知晓对方的身份,微微一笑,猛然间转过了身子,吓得周格格连躲藏的机会都没有。 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洪逸问道。 “我……我不是跟着你,我也刚好去那边坐车……”周格格干笑了两声,指了指远处的公交车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