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9章 是不是一伙的 - 我的合租情人

正文_第9章 是不是一伙的

第9章 是不是一伙的 洪逸皱了皱眉头。 “就说一句。”黑爷陪着笑脸道。 洪逸见对方的态度还算诚恳,便点点头,走到了一旁。 当然,洪逸时刻注视着周格格那边的动静,若是有人敢开枪,他刚刚从中年人手中夺下的手枪,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射杀。 “逸少,您或许还不知道这位周格格的身份吧?”黑爷小声问道。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洪逸抬起头,冷着脸反问道。 “逸少,根据我们的人传回来的消息,她有九成可能是警方的卧底……而这次我们东盛集团和西岳集团之间的冲突,都是她从中挑唆的……”黑爷压低了声音,“所以不是我们要把她怎么样,是她想趁着我们两败俱伤的时候,协同警方的力量把我们一网打尽。” 洪逸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黑爷,发现他不像是在说谎,又看了看远处坐着的周格格,笑了笑,揉了揉鼻子。 “只要逸少肯奉劝周姑娘不要干涉我们的事情,她过去做过的事情,我们也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黑爷再次说道,那张看似苍老的面孔上,带着几分老练的皱纹,“不过,这件事牵扯到警方,我想,周格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 “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?”洪逸的双眸一冷,威严的看着他。 “不敢,我只是就事论事。”黑爷硬着头皮,躬身道。 “好,我再重复一遍,你们的事情我可以不管,但是周格格是我的女人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洪逸说完后,不再去理会黑爷,上前拉起了周格格,就向着外面大踏步的走去。 黑爷一时间都茫然了。 难道说,那个人的唯一弟子,要成为警方的女婿? 尼玛,这是个什么情况? 洪逸拉着周格格走到了一辆奥迪车面前,对着看车的黑衣人吩咐道:“你来,把车钥匙拿过来。” 那黑衣人已经木讷了,看了看黑爷,得到了他的肯定后,这才忙不迭的双手递上了车钥匙。 “这车子如果逸少不嫌弃的话,就送给您了。”黑爷走上去,态度真诚的说道。 “不是什么黑车吧?”洪逸笑着问道。 “不是不是,手续什么的都有,今天下午我就让人帮您过户。”黑衣干笑了两声,连忙回道。 “那就多谢了。”洪逸倒也没有客气的意思,拉着一脸吃惊的周格格进入了车子。 不到一分钟时间,黑色的奥迪车,载着洪逸和一脸茫然的周格格扬长而去。 那个被洪逸修理了一顿的中年人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凑到了黑爷的身边,看到对方那铁青的脸色,禁不住问道:“黑爷,这人谁啊?” “大魔头,你们听说过么?”黑爷抬起头,看着众人问道。 此言一出,在场一小部分人都是身子一颤。 想当年,大魔头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?不过,时过境迁,大魔头已经金盆洗手,回归故里了。 因此,在场的大部分人,并不知道“大魔头”这么一号人物。 “他……他是大魔头?年龄不太对啊……”中年人在震惊过后,却是若有所思。 “他当然不是大魔头,但却是大魔头的唯一弟子!”黑爷冷声道。 “那……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?”中年人愤愤不平的说道,“再说了,这是在滨海,就算是大魔头亲自过来,也得礼让三分吧?他不过是大魔头的弟子,不就是身手好一点?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 “他不只是身手好,他的能力,足以瓦解我们辛苦创下的基业!”黑爷感叹道,“他已经超乎了我们认识的范围。不过,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,你立刻把这件事汇报给明少,明少自然会做出安排。” “明少?啊?好,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中年人脸色稍稍一白,随机便使劲点头。 此时,洪逸已经是和周格格返回了市区,而周格格的心情终于是平静了下来。 洪逸开车,周格格坐在副驾驶,不过,她并没有看沿途的风景,而是时不时的看上端详一下洪逸,好似在端详一个怪物。 刚刚上演的一切,已经是超乎了周格格的认知范畴。 “你是警察?”洪逸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。 “啊?什么警察?”周格格心中一惊,连忙否认。 “警察就警察呗,不就是做了卧底么?”洪逸笑着道,“不过你这卧底做的真够失败的,人家都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。” “你……你你你说是什么?”周格格俏脸一白,脸上冒出了冷汗。 “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你可不要把我当成歹徒。”洪逸冲着她笑了笑。 这番话,周格格却是没有听进去,有些呆滞的坐在那里,喃喃自语道:“你是说……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?” 洪逸笑笑,没有接话。 不过,从周格格的言语中可以判断出来,这妞还真是个警察。 洪逸还真没看出来,这小美女还有当卧底的潜质。 “我说,你一个女孩子,没事跑去当什么卧底?还有,你是怎么混到那个什么西岳集团的?”洪逸甚至都怀疑这妞是通过色相进入那种地方的。 “女孩子为什么不能当卧底?哼!”周格格冷哼道,“至于我怎么混进去的,那是我有这个本事,我可是警校的高材生,我很能打的……” 说到这里,周格格突然意识到,自己在一个一挑二十的人面前说这种话,岂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么?当时就脸色一红,不再继续说下去了。 “能打还被那个光头追杀?”洪逸反问。 “那……那是光头后面还有人,他们带着枪,还有,我不想和他们在公众场合起冲突,免得伤到了无辜的人。”周格格振振有词,说完后,以怀疑的眼神看着洪逸,板着脸问道,“倒是你……黑爷叫你逸少,老实交代,你究竟是什么人?是不是他们一伙的?”